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→ 单丛文化

凤凰茶区见闻
作者:   来源:本站原创   日期:2010-09-25   浏览:4317

  一、凤凰古茶树的起源

  凤凰茶区位于潮安县北部的凤凰镇,茶区由凤凰山脉的乌岽山、凤鸟髻、大质山、万峰山组成。乌岽山是凤凰茶区原产地,山上林木苍笼,溪水潺潺,云开雾合,时晴时雨,适宜茶树生长。传说南宋末年宋帝卫王赵昺,南逃路经乌岽山,口渴难忍,侍从识得茶能解渴,便从山上采得新鲜茶叶,让昺帝嚼食,嚼后生津止渴,精神倍爽,赐名为“宋茶”。后人称“宋种”,其茶树原称鸟嘴茶,生长在海拔1000米左右处草坪地的石山间。后人慕帝王赐名“宋茶”名声,争相传种,经过一代又一代长期繁衍种植,至清乾隆嘉庆年间(1736-1820年),茶区初见端倪。同时由于凤凰茶品质优异,便成为清朝庭贡品和中国名茶之列。古人种茶不苟株行距,随意取种苗在村前屋后或坡地石间种植,从不修剪任其自然生长成大树,采茶时则留顶芽以保养茶树,形成满天星似的形状各异片片古茶林和近两万株大茶树资源宝库。同治光绪年间(1875-1908年),凤凰人民发现数万株古茶树中品质良莠不齐,实行单株采摘,单株制茶,单株销售方法,将优异单株分离培植,并冠以树名。当时有万多株优异古茶树均行单株采制法,故称凤凰单丛茶。

  二、凤凰茶区历经百年的兴衰起落

光绪年间至民国初期,是凤凰茶鼎盛时期。由于汕头开埠,海路通达,茶叶大量出洋,茶商竞相抢购,茶价猛升,享誉海内外的凤凰单丛茶更是价昂的珍品,当时凤凰茶年产达150余吨,出口约130吨。茶农受到利益之驱动,对古茶树实施掠夺性的“强采”,致使古茶树衰退枯亡,树龄700年以上宋帝xx赐名“宋茶”大茶树,于民国17年(1928年)枯亡,继而有数十株大茶树相继枯死。到抗日战争爆发,海口封锁,外销受阻,内销不畅,尤以民国32年大旱无雨,粮食失收,米价飞涨,导致茶价大跌,茶农不安其山,茶商不安其市,茶农饥孚难度,茶林丢荒失管或砍茶改种杂粮,枯亡古茶树十有二三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国民政府未予挽救,凤凰茶林依然荒废,至民国37年仅剩树势衰秃的古茶约万株,产茶仅60余吨。
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,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凤凰茶的恢复和发展,采取一系列扶助措施,特别是土地改革后,古茶树归茶农所有,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,精心管理和呵护,近万株古茶树生机盎然,凤凰茶产量逐年上升,到1958年年产180余吨,其中驰名中外的凤凰单丛名茶1.5吨。凤凰茶区四大制茶名师之一文永集先生,1955年,以热爱共产党和人民领袖的朴素感情,亲自将祖传名种古茶树上采制1000多克黄枝香单丛茶,托人送给毛泽东主席品尝,得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函谢。广东省农业厅副总农技师兼华南农学院茶学教授罗溥金柔,带领学子莫强、胡谟等人,多次前往凤凰山考察古茶树,发现了近万株古茶树中有白叶和乌叶两个类型,当时群众统称为鸟嘴茶或山茶,一些优异单株则以香型、典故或人名冠名,如桂花香单丛,八仙过海单丛、兄弟单丛等,均属同一类的特异单株。罗教授根据彩凤叼来一束茶枝和一对并蒂茶果,茶树叶助宋帝止渴,茶果繁衍成株之“宋茶”的传说和古茶树叶片的叶尖长而略弯曲的形状特征,命名为饶平水仙种,1956年正式定名“凤凰水仙”种,1984年被列为“华茶17”国家级茶树良种。罗教授同时提出了砌坎客土留叶采摘等保养古茶树措施,并推行短穗扦插方法繁育名茶技术,保证了古茶树健康生长。1958年人民公社化后,茶山收归集体所有,生产队疏于茶园管理,古茶树日趋衰退,后“文革”浩劫开始,在“种茶是发展资本主义”、“饮茶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的批判声中,古茶树更是雪上加霜,加速了古茶树的衰退,枯亡数以千计。笔者于1973年首次徒步登上乌岽山探古寻梦,所闻所见那近万株树龄200年以上古茶树,老态龙钟濒临枯亡,惨不忍睹,所到之处,茶农“救救古茶树”呼声不迭。不久,汕头地委倾听了茶农呼声,千方百计自筹粮食、化肥和肉食品,并以增加奖售办法,以解决茶农困境,保证茶山正常管理。1975年还指令地县林业局组织凤凰占茶树调查组,对近万株古茶树全面观测鉴定,提出具体保养措施,并将6类80余个优异株系4250株古茶树,逐株建档,内容包括树名、茶树高、幅度、枝叶长势、单株产量,品质特点以及责任养护人等。汕头地委这一大胆举措,使古茶树起死回生。1978年绝人部分古茶树恢复生机,枝繁叶茂。其中树龄600年以上的一株宋种古茶树,原称大丛茶,“文革”期间改名“宋种东方红”,树高5.8米,基于围170厘米,有三个粗大分枝,当年春茶产量达8.4公斤,为全国’茶树单株产量之最。1979年,笔者和汕头地区林业局张宏都局长等人徒步登上乌岽山调研,并在该古茶树下合影留念,凸现了古茶树壮旺景象。1980年凤凰茶直线上升到436吨,其中单丛、浪菜名茶约50吨,超过历史最高水平。

  三、改革开放后凤凰茶区旧貌换新颜

 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随着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逐步完善,茶叶市场实行随行就市多渠道经营,凤凰人民生产热情更高,在精心管理祖传古茶树的同时,应用短穗扦插和嫁接先进技术,扩大名种茶园。潮州市和凤凰镇政府,为发展凤凰茶优势产业,在调整农业生产布局中,划定10个行政村50个自然村为茶叶专业村,将2000多亩旱坡地、低产山坑田、望天田改为名种茶园。为了解决高山繁育名种种苗难度大和发展名种茶园种苗奇缺问题,省农业厅和凤凰镇政府,投资建立“十大香型”等占茶树名种繁育基地,采取山下扦插繁育,大苗返回高山种植的途径,连续几年每年繁育逾万株名种茶苗,供给各专业村种植,加快了古茶树名种茶园发展速度。“七五”期间,凤凰茶农借鉴果树嫁接新技术,应用于茶树汰劣改良老茶园获得成功,并加以总结提高和推广。同时农业部和潮州市政府,在韩江林场划出10公顷土地,投资兴建潮州市茶树良种繁育示范场,收集保存利用数十个优稀古茶树资源。到20世纪末,凤凰茶区新植名种茶园约350公顷,通过嫁接,汰劣改良(即用名种接穗嫁接在梅占、水仙种老茶树桩上)的茶园300公顷。使凤凰茶区古茶树名丛得以保存利用,成为名副其实茶树品种资源宝库,各种名丛古茶树子代分布凤凰茶区各山涧峡谷,如桂花香单丛、黄枝香单从、芝兰香单丛、玉兰香单丛、八仙过海等,用无性繁殖建成连片茶园,继承古茶树优异品质,花色琳琅满目,产量大增,发挥着显著的社会、经济、生态三大效益。凤凰茶区人民极力发挥古单丛茶品牌效应,充分利用国家农业部首届(1995年)百家中国特产之乡命名凤凰镇为《中国名茶(乌龙茶)之乡》称号,大展鸿图,蓄势腾飞。20世纪末,凤凰茶区已有1200公顷规模茶园,年产1500吨其中凤凰单丛,石古坪乌龙等高级名茶约150吨。山下凤凰墟镇已改昔日清静破旧,如今宾馆、酒店、商铺林立,商贾云集,成为繁华山城。两条盘山公路,一条公路直达乌岽山古茶树景点天池胜景,另一条公路直达“一线红”乌龙产地大质山石古坪畲族自治村。游人如鲫,一派繁荣景象。

  四、对凤凰古茶树的感想和建议

  凤凰山上的六种类型40多个株系名种3700多株古茶树,被中外专家认定为目前世界上数量最多、罕见多香型、多品种、栽培型珍稀茶树资源,被中外学者称为国宝。凤凰人民世代养护茶树付出艰辛劳动,使数千株品质特优古稀大茶树生存至今,功不可没。茶树寿命可长达千年以上,所闻千年茶树仅几十株而已,且是野生的。栽培型数百岁成千上万株古茶树仍保存在潮州凤凰山上,也是我国少见的。栽培型古茶树要进行采摘,或剪取插穗和接穗,或自然灾害、病虫害,难免古稀茶树衰退和枯亡。近年来,我们要正视这种人为和自然现象,加强养护度,做到适度采摘、适度剪枝、适时防病虫害和加强上肥栽培管理,以保持古茶树生势壮旺,使之长期保存,减缓古茶树枯亡。近年来,部分优异古树由于采养不当,出现衰退现象,引起各界人士关注。2003年1月9日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潮州市茶叶协会会长、宏伟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伟忠先生,斥资百万养护凤凰山镇山之宝三株最古老的茶树。他的这一举措必将引来更多茶叶企业家响应,更会增强祖传古稀茶树业主(茶农)养护意识,倍加爱护古茶树生存,对保护和丰富中国茶树基因意义无疑是非常重大的。为了保存利用古稀茶树资源和弘扬潮州独特茶文化,笔者建议(一)地方政府加大扶持力度,在养护古茶树的同时,选择适宜的块建立凤凰古稀品种资源圃,每个株系植3-5株,任其自然生长,供专家学者研究利用,又供游人观赏。(二)在乌岽山上辟建茶寮(备有采制茶工具)并选种两三个古稀品种,建立小片茶园和小型茶厂,让游人享受采制茶和冲泡“工夫茶”之乐趣。(三)在凤凰镇下埔村文氏始祖正气堂(文天祥纪念堂)附近,辟建凤凰茶叶博物馆,为游人提供了解凤凰茶区历史风貌和品尝凤凰名茶的休憩景点。


上一篇:乌龙茶绿茶普洱茶将有“国标”可行
下一篇:茶叶对气候条件的要求